8月5日,合思杭州研發中心媒體開放日在杭州拱墅區萬科云和中心舉辦,活動邀請澎湃新聞、新華網、浙江新聞、浙江廣播電視臺、浙江日報、杭州日報等數十家媒體,在媒體開放日現場,北大信研院財會智能化應用聯合實驗室副主任章卿妹出席并分享,合思·易快報創始人兼CEO馬春荃、首席產品架構師佟佩澤、CMO蔡麗等公司高管與媒體一同走進合思、了解合思。

(分享嘉賓:合思·易快報創始人兼CEO 馬春荃)

在馬春荃看來,杭州是合思·易快報布局費控報銷研發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就在今年6月,合思·易快報杭州研發中心正式落地,至此,合思·易快報在全國范圍內已實現三大研發中心聯動布局——分別是位于北京的總部研發中心、南昌分部研發中心及杭州分部研發中心。

重要布局,深耕浙江區域業務版圖

目前,浙江企業財務數字化進程已進入全國前三。一直以來,從業務到研發,浙江區域都是合思·易快報全國范圍內的戰略部署之一。截至目前,合思·易快報在浙江區域服務客戶超1000家。浙江區域的客戶生態集中在:軟件、電商、生物制藥、高端裝備制造等領域,如吉利汽車、安恒信息、浙江中控、老爸評測、微泰醫療、大搜車、上上簽、浙商證券等。

與此同時,北大信研院與合思杭州研發中心還聯合成立了財會智能化應用聯合實驗室,依托北大信研院的專業科研體系背景以及合思·易快報在數字化費控報銷領域的行業經驗,雙方將在產品發展、技術迭代、產學研一體化生態等維度共同發力。“我們希望能將合思的產品技術高效地應用在業財融合以及財務智能化領域 。”馬春荃說。

北大信研院財會智能化應用聯合實驗室副主任章卿妹表示,“數字化改革在浙江是1號工程,我們希望與合思·易快報能在這一領域中形成合力。在技術層面上,一是區塊鏈技術在財會檔領域的應用,二是關于OCR識別技術,三是RPA技術在財會領域的應用及研發,這是我們希望與合思共同去探索的。”

(分享嘉賓:北大信研院財會智能化應用聯合實驗室副主任 章卿妹)

馬春荃介紹,合思研發中心主要研究數字技術和前瞻創想理念在財務數字化方面的探索和應用。在合思·易快報創始人兼CEO馬春荃看來,“一個核心戰略+三個中臺布局+一個數字化生態中心”,構成了合思·易快報產研協同創新的全貌。

其中,一個核心戰略是合思·易快報創新提出的“雙輪驅動”模式,對于大多數中小企業而言,采購管理無法做到集采,而通過合思·易快報,則可以調動幾千家、上萬家供應商,并以更優價格、更優質量提供產品,助力企業完成數字化轉型;三個中臺布局,則分別為:業務中臺——提煉核心能力,提升交付效率;數據中臺——助力業務洞察,支撐企業決策;技術中臺——夯實基礎設施,保障系統穩定;一個數字化生態中心,合思·易快報在生態建設方面已搭建起廣泛連接的生態圈層,并與生態伙伴多維共創。

深度解密,全鏈路L4級無需報銷解決方案

當各類數字化業務系統層出不窮,卻沒有一套匹配的靈活的財務系統,是諸多企業共同面對的難題。不同系統之間數據相互孤立,財務與業務彼此割裂,造成企業內部管理成本陡增,協作效率難以提升。

(分享嘉賓:合思·易快報首席產品架構師 佟佩澤)

在媒體開放日現場,合思·易快報首席產品架構師佟佩澤重點介紹了合思·易快報無需報銷解決方案。通過廣泛連接的模式創新和自主研發的L4級“無需報銷”解決方案,合思·易快報構建起企業級應用開放生態與企業因公消費生態體系,并由此釋放未來財務人的創造力,助力領先企業實現業財融合,讓有限更有效。

“對于一個2000人規模的公司來講,每個月都要有13000張單據要做審批,這是與報銷相關的單據。這13000張單據背后23000張發票要做處理、審核與核對,這些事要消耗這家公司累計超過4000小時的人力成本,如果這家公司是一家杭州公司的話,按照杭州的平均工資來看,每年都要消耗337萬在報銷的這件小事上。”佟佩澤坦言,“我們從2014年合思成立時就一直在想,我們能否不讓大家報銷了,將報銷這件事省略掉,因此我們不斷嘗試與探索,經過七年時間,形成了業內唯一的全鏈路L4級無需報銷解決方案。”

以報銷活動為例,傳統的報銷模式毫無疑問是企業的痛點:員工需要時刻記得報銷級別、出差城市、出差周期等不同的報銷標準,以便準確地完成商旅選品;手動添置單據、貼票、報銷等流程,耗費的時間成本增加了員工的工作復雜度,也增加了財務的審核工作量;尤其對于頻繁出差的企業員工而言,大量的商旅費用墊付,會帶來較大的資金周轉壓力。

為了幫助企業更好的解決傳統報銷帶來的問題,搭建一體化的業財體系,合思·易快報“無需報銷”解決方案,實現從預算、申請、訂購、驗票、報銷、對賬、支付、記賬、歸檔的全鏈路數字化閉環,幫助企業的費用管控真正實現由“事后”控制向“事前”、“事中”控制轉變。

在佟佩澤看來,基于這一解決方案,企業員工無需墊資、無需開票、無需提單,獲得“消費即合規、采購即報銷”的極致的用戶體驗,真正做到從心所欲不逾矩;財務也得益于發票自動化、對賬結算自動化、記賬歸檔自動化,工作不僅沒有增加,反而得到了極大簡化;同時,企業也可實現降本增效目標。

數字未來,財務世界正在被重構

一面是科技進步的推動,一面是國家政策的調控,財務世界正所處一場深刻變革的當中。電子回單、電子發票、電子檔案...電子化、數字化正在滲透企業經營、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而紙質票據正逐步退出視野。

馬春荃提到一組數字:目前每年因公消費金額約10萬億,其中差旅占3萬億,餐飲占2萬億,再疊加因公消費的打車、辦公用品采購及其他市場活動的對外采購占5萬億。10萬億交易量背后對應著500多億張電子發票,如果僅用手工報銷、驗真查重,需要花費1000多億的人工成本用于報銷,且內控風險無法保障。

馬春荃認為,“身處財務世界里的我們,正經歷著新舊秩序的交替。”在新與舊之間,應當建設多維度的連接之橋,重構人才能力模型、重構業務流程矩陣、重構系統體系架構、重構產業鏈分工合作機制。在費控報銷維度上構建的人、系統、生態的三層連接,將可以平滑的遷移到任何一個企業財務流程領域,潤物細無聲的帶來企業財務數字化變革。

而這期間,轉型升級的財務工作者將率先成為未來財務人,他們不僅僅具備財務理念、掌握財務知識,同時身處業務一線,制造財務數據賦能業務端輸出。因此,馬春荃認為,要成為未來財務人,數字化是必由之路,否則將無法駕馭復雜、多變、海量數據的新世界。

在媒體開放日中,合思·易快報CMO蔡麗透露,8月25日,“2022合思未來財務人大會”即將拉開帷幕,會議將以“破·曉”為主題,從“重構 連接 新世界”三大關鍵詞出發,探討未來財務人關心的核心話題。

以下為現場媒體互動問答節選:

Q:軟銀愿景、紅杉資本、老虎證券等都是合思·易快報的投資方,說明對于易快報的業務模式和前景是認可的,您認為“無需報銷”的市場體量是怎樣的,在實現“無需報銷”的普及與落地之后,合思·易快報怎樣延展自己的業務邊界?

A:第一,在財務數字化領域,報銷是一個非常好的契機,因為有政策的推動,同時也有企業的降本增效的訴求,這部分市場規模預估在700億左右;我們也看到這些投資機構,像軟銀、紅杉、老虎都不約而同地投過很多消費品市場、電商平臺,當報銷連通企業消費,會形成一個更有想象力的、10萬億空間的企業電商消費平臺,這是我們第二步要做的,也是投資方非常期待的。

第二,從企業的成本管理、收入管理來看,在合思已有客戶群中已大量出現了業財一體之下的收支一體化,比如收入成本費用,全部在我們的數字化中流轉、控制與管理。我們的定位是做“軟管”,將業務的動作連通到財務系統,將財務的核算數據與模型賦能業務。

打個比方,我們騎著一輛自行車是不需要碼表的,憑感覺就可以;但開一輛保時捷,碼表必須有。過去的業財一體化都是“事后”的,而現在是要每時每刻展現、管控,才能讓業務經辦人和老板做出“踩油門”還是“剎車”的決策。

Q: 易快報2014年創立至今,目前已是中國費控管理當中的領軍企業,您覺得在這7年的發展中,公司有哪些里程碑意義的實踐,關鍵戰略上的選擇以及公司日后會走向的關鍵節點,您當時作為決策者是怎樣判斷與決策的?

A:有幾個節點是非常關鍵的。兩件事發生在2016年:一是從產品打磨到商業化,2014年4月正式簽約了杭州本地一家公司,也是我們的第一家付費企業客戶,自此開啟了我們的SaaS付費之路、商業化之路。同年,我們啟動合思的PaaS平臺的建設,也就是2.0平臺。我們現在成為如此靈活地廣泛連接平臺就是在那時開始的,這是跨越性的,使得我們現在可以對五六千家不同行業、不同規模,不同性質的付費企業客戶隨需應變地落地費控系統。

一件事發生在2017年年底——我們開始了商城業務的摸索,從費控到企業商城的摸索,當時我們在用自身的一些創意想法去做交易。

到了2020年,我們引入了國內頂尖的電商和OTA平臺團隊,以實現我們“雙輪驅動”中一個“輪子”的重構與再造,它將我們的業務模式升級,2021年我們在產品打磨上實現真正的閉環。

2022年,我們正式落地杭州研發中心,與北京、南昌兩地形成互聯互補的研發體系,能夠支撐更多企業客戶的需求,也能更廣泛地聚合人才。

Q:無需報銷分級標準將費控報銷分成了五級,合思可以做到全鏈路L4級的能力,那么目前市場上的企業大概處于什么樣的等級?想要往上升一級的話,面臨哪些問題?

A:現在市場當中的企業大多從兩個方向做,一是從管理軟件角度,一是從消費聚合市場角度,最多做到L2-L3級別,而過去傳統管理企業,基本在L2這一級進行效率的優化。過去做電商消費平臺的,有很多是脫胎于OTA,有自己專門做TMC的,他們更多是在L3級別做了一部分,但財務部分就沒有處理。

因此,過去我們看到的費控報銷解決方案,常常是兩個行業的企業拼接起來形成的方案,而到了L4級別其實就是一個產業鏈重構,不僅僅是簡單的對接。因為企業的管理標準控制、預算邏輯是要實時與電商消費環節互動的,是一套全新的模式,需要打通融合才能完成。

Q: 在費控報銷領域,目前有傳統企業在做,也有一些新創企業在做,您認為大家現在的著力點,以及其優劣勢分別是什么?

A:傳統做管理軟件的企業的優勢是對于這些核算系統和規則的熟悉,以及在政策影響力上的優勢,因為他們有品牌和時間周期的積累;劣勢在于還不具備跨界融合的能力,越成熟、越穩定,就意味著就越僵化、越不靈活。因此當需要更加靈動地與交易平臺融合時,步子就會邁得非常沉重。

同時,過去的體系架構更多的是面向于工業企業進行的,比較沉重且彈性不佳,每做一次變更就要重新實施或調整代碼,無法適應新的市場環境帶來的速率要求,技術底層的靈活性是落后于時代的。

交易平臺的優勢在于:交易平臺對供應鏈的理解及滲透更好,但在管控上缺少基礎認知——比如怎樣進行更合規的核算。以消費為主導的市場,是為了讓你多消費,通過運營手段去刺激你花錢,但在企業的角度上,需要考慮的是怎么能讓你省錢,不得不花時還要以最優解的方式去完成。因此,過去這些以消費為核心的廠商的立場或思維邏輯,永遠是怎么能讓你更多花錢,它在刺激用戶,這與企業本身的訴求是相違背的。

Q:費控報銷的系統是在數字經濟的大行業的趨勢下成長起來的,浙江整個數字經濟也是作為“一號工程”的,剛才我們聽到很多客戶都是TO B,那我們在TO G市場中,有哪些規劃?

A:TO G方面,我們服務了非常多的地方政府以及行政事業單位,在合思·易快報的平臺上運轉其報銷、支出費控。在企業里是做財務核算、預算管控,在政府、行政事業單位是做現金流預算管控,模式是不完全相同的。

兩者同樣的訴求是——如何進行電子化與數字化,但政府、行政事業單位對電子化&數字化的合規性、時間節點的要求更為強烈,因此我們在全國的電子發票、電子報銷入賬歸檔中,有四分之一是政府和行政事業單位。我認為在未來電子發票、電子報銷入賬歸檔的政策推動力度上,地方政府與行政事業單位是最在前列的,因為他們的政策執行力度大,預算支撐較剛性。我們希望可以通過合思·易快報的全鏈路L4級無需報銷解決方案,更好服務于浙江地區、華東地區的行政事業單位。

Q:數字化技術賦能費控報銷既能減輕財會人員的工作負擔,也能減少企業相關成本投入,那么財會人員如何避免被新興技術替代?

A: 眾所周知,科學技術是一柄雙刃劍。只有簡單機械且重復性高的工作容易被機器替代,而有價值且充滿創新的工作會更容易被新興技術賦能。在工業化革命時期,水壓機、蒸汽機替代了一部分的依賴人工運輸的工作,但這也給人們帶來更便利、高效的工作與生活。新興技術會替代人們一部分的“無用”工作量,同時也釋放人本該具備創造力與時間。過去的二三十年時間里,財會信息化將人們手中的算盤扔下,換成鍵盤與鼠標。但財會信息化并沒有讓更多人失業,恰恰相反,財會人員因此更多。拜托了算盤的束縛,財會人員有了更多的選擇,去做管理會計、稅務會計等等。新興技術將人的潛能釋放出來,勞動力崗位也激活了。